翻译公司 口译 笔译 英语翻译 日语翻译 韩语翻译 德语翻译 法语翻译 西班牙语翻译 同声传译 翻译报价 兼职翻译 联系我们
 

沟通翻译公司->行业新闻-联系:深圳翻译公司:400-605-0102,0755-83460102,83460499,83461086,83461426, 传真:0755-83461426 北京翻译公司:010-68184450,88275575, 传真: 010-88275575 广州翻译公司:020-85584859,85584872 传真:020-34146032, 东莞翻译公司: 0769-22670107, 13509207006 传真:22670107 长沙;13549662848 香港:00852-68885702

杏耀彩票是黑平台

作者: 来源:沟通翻译公司 更新时间:2010-11-30

近日,著名诗人、翻译名家余光中翻译的海明威经典名作《老人与海》首次与大陆读者见面。然而,人们在欣喜看到名家译作的同时,也不禁陷入沉思:为何外国名著的译者多是业界的老人,而中青年的翻译者却鲜有人知?若干年后,谁将支撑中国的翻译界?确实,看似繁荣的图书出版业,文学名著作品翻译却成为了只有少数名家撑场的冷门。而中青年译者,或是投身于畅销书的翻译,或是只做商业翻译,专注于研究名著翻译者凤毛麟角。偶有一些“精晓”各国语言、翻译多国著作的作家,遍查之下恍然发现,原来“宋瑞芬”“李斯”之流,不过是冒版译者挂名,拼凑抄袭而成的劣质“译本”。难怪网友惊呼其为“史上最牛翻译”。

难道,大师真的离我们远去了吗?

译者的青黄不接

近几年,我国的翻译数量和品种极其丰富,可以称得上“翻译大国”,却很难称之为“翻译强国”。鱼龙混杂,粗制滥造之作充斥着整个翻译界。

一些出版社出于经济效益的考虑,大批重译外国文学作品,尤其是古典名著,使得一些经典名著的版本多达十几二十个。而与中青年译者相比,老翻译家的知识结构、语言功底自然更有优势。于是,部分老翻译家便把精力用在了为某出版社推出某名著的第十几个译本上来,而新作品,却鲜与世人见面。

《世界文学》主编、翻译家余中先曾说过,文学名著尽管翻译和出版众多,但其中重复的多。20世纪以来,一些尚未成为经典的优秀作品翻译不够,特别是外国七八十年代新生代作家作品被忽略。

此外,译本在翻译质量上也是参差不齐。有的出版商为了降低稿酬上的成本,随便找些翻译者对付,有的译者虽精通外语,但对于哲学、语言学、人类学等专业术语的了解却捉襟见肘,导致抄袭他人译作现象严重。往往这样的译本,并没有正规署名,有的根本无法查到译者的真实身份。

著名翻译家李文俊先生告诉记者,在翻译《押沙龙,押沙龙》时,一个句子有时就要译一天的时间,第二天再进行修改,译完后,还要整个修改一遍。这本书耗费了李老3年多的时间。在此书的前言,李老曾这样描述自己译完后的心情,“那天下午4时45分,我将圆珠笔一掷,身子朝后一仰,长长地叹了口气:总算是完成了。这是我译的第四部福著,我对得起这位大师了……我今后再不专注于自己的围城了……”然而,始终割舍不下的李老,后来还是翻译了福克纳的作品。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曾有媒体曝出一些翻译狂人,他们十年翻译二十几本世界学术名著,结果读者读十几页就挑出四五十处错误。一本《杰克·韦尔奇自传》被挑出1800多处错误,而万众瞩目的《哈利·波特7》,为了追求世界同步,要求译者3个月完工,结果出现了读者反馈“粗糙,看不出原版的意境”。

对此,上海译文出版社文学编辑室副主任黄昱宁透露,由于对版权时效性的高度重视,很多出版社为译者预留的时间非常有限。很多译者拿到一本原版书,往往几个月就得拿出译稿,致使图书市场出现大量粗制滥造的译本。而出于压缩成本的考虑,一些出版社只支付给译者相当低廉的稿酬,这也导致一些只求赚快钱的“无良翻译”得以从中渔利。

面对出版界种种陋习,面对方平、杨乐云、杨宪益等大师的相继去世,以及一些老翻译家们进入古稀之年,很多人不禁感叹:这是一个告别大师的时代……

无奈的现实

“卅载辛苦真译匠,半生飘泊假洋人。”中国著名翻译家杨宪益生前曾这样感慨。确实,作为一个翻译者,首先要做到的,就是耐得住寂寞和辛苦。而目前国内翻译界以及社会的现状,导致很多人已无法忍耐寂寞和清贫,早早地投身到更有“钱途”的事业中去了。

日本畅销书作家村上春树的“铁杆译者”林少华就曾深表忧虑地说:“国内翻译的稿酬标准还是十几年前的。现在的知识分子,干别的轻轻松松就能挣上五六百元,有什么必要费老大的劲儿,绞尽脑汁去翻译那一千字呢?”

李文俊老先生也表示,自己能够拿到千字七八十元的稿费,已经是出版社对他这样的老翻译家表示出“客气”了,再版的时候,也会象征性地得到出版社每本几毛钱的印数费。而普通的译者,稿酬最多也就是千字60元。因此,翻译一本书,一般就是几千元,多的能达到一万多一点。而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稿酬就已经达到十几二十元了。这也使得当时国内一批译者愿意在家里从事这项工作,像傅雷、汝龙等,都是这么过来的。然而,后来物价在涨,稿酬却并没有相应上涨,往往稿子交给出版社,何时出版又是个未知数,稿费甚至被一拖再拖。很多老翻译家为之奋斗终生,而年迈后,甚至没钱看病吃药。为此,傅雷曾经特意致信上海市有关领导反映情况。

据悉,我国出版界目前通行的做法是,无论稿件质量高低,译者的基本稿酬都是千字60元。而国内大多数出版社也都采用一次性付酬的办法,即译著交稿后付印发行,无论最终是否成为畅销书,都与译者没有关系。这样的稿酬制度,使得国内的文学翻译界流失了大量的优秀译者,很多有着良好语言能力和文化积淀的人,都转行去做了商业翻译,就连影视作品的字幕翻译,也可以达到千字160~180元。

“并不是所有人都适合做文学翻译,因为从事这个行业,首先要有天生的艺术敏感,以及扎实的中文和外文功底。”在《世界文学》副主编高兴看来,能够坚持从事翻译工作的人,是非常值得尊敬和敬佩的,然而,文学作品翻译却并没有在现实中得到很好的尊重和重视,这也直接导致了目前翻译界面临诸多窘境。比如在大学和科研单位,发表学术论文是一项必经的任务。而耗时长、花费心血多的翻译作品,并不能作为一项学术成果以及评职称的标准。因此,很多人的精力只得用在了所谓的“学术”上。当然,在这个多元、复杂的时代,文学被边缘化,也是不争的现实。此外,现在国内引进的外国作品琳琅满目,翻译更新速度的加快,也使得很多优秀的作品被淹没在图书市场的海洋中。

翻译咨询:深圳翻译公司:400-605-0102,0755-83460102,83460499,83461086,83461426, 传真:0755-83461426 北京翻译公司:010-68184450,88275575, 传真: 010-88275575 广州翻译公司:020-85584859,85584872 传真:020-34146032, 东莞翻译公司: 0769-22670107, 13509207006 传真:22670107 长沙;13549662848 香港翻译公司:00852-68885702

沟通翻译公司◎2003-2013

在线客服系统